• <tr id='ebmyk'><strong id='ebmyk'></strong><small id='ebmyk'></small><button id='ebmyk'></button><li id='ebmyk'><noscript id='ebmyk'><big id='ebmyk'></big><dt id='ebmyk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ebmyk'><table id='ebmyk'><blockquote id='ebmyk'><tbody id='ebmyk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ebmyk'></u><kbd id='ebmyk'><kbd id='ebmyk'></kbd></kbd>
  • <dl id='ebmyk'></dl>

      <i id='ebmyk'></i>
      <span id='ebmyk'></span>

        1. <i id='ebmyk'><div id='ebmyk'><ins id='ebmyk'></ins></div></i><fieldset id='ebmyk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<ins id='ebmyk'></ins>

          <acronym id='ebmyk'><em id='ebmyk'></em><td id='ebmyk'><div id='ebmyk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ebmyk'><big id='ebmyk'><big id='ebmyk'></big><legend id='ebmyk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code id='ebmyk'><strong id='ebmyk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  彭斯先生,你誤解瞭魯迅先生的原意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1
            • 来源:仙桃视频福利大全_蘑菇污视频app免费下载观看_拍拍拍无挡视频免费1000

              彭公璞

              美國東部時間10月4日上午,美國副總統彭斯就美對華政策發表瞭一篇演說,迅速成為世界各大媒體報道的焦點。筆者雖在國慶休假,然懾於彭斯先生大名,也趕緊找來大作拜讀。彭斯先生的這篇文章洋洋灑灑近萬言,圍繞中美關系的前世今生談古論今;精心點綴故事,甚至不惜把自己的父親也拉出來以感動別人;興之所至,引經據典,特別是在文末對魯迅名言和中國古語信手拈來,力顯淵博。但正是讀到此處,筆者卻產生瞭疑竇:演講者對所引用的內容讀懂瞭嗎?待回過頭重讀演講全文,則疑惑和不解更多。

              魯迅《熱風集·隨感錄四十八》說:“中國人對於異族,歷來隻有兩樣稱呼:一樣是禽獸,一樣是聖上。從沒有稱他朋友,說他也同我們一樣的。”(《魯迅全集》第一卷,人民文學出版社2005年版第352頁)魯迅向來“論時事不留情面,砭痼弊常取類型”,這段話就是魯迅針對當時中國文化受陳腐觀念束縛,不能對異域文化平等擇取,徹底革新這一類現象的尖銳批評,與他後來提倡的“拿來主義”(《魯迅全集》第六卷,第39頁)基本一致。彭斯在演講中引用的文字大致不差,但在理解上則是失之毫厘謬以千裡,以此說明中國一貫不能平等對待他國,從而希望:“北京很快會以行動而不是言詞作為回應,重新尊重美國。”顯得前言不搭後語,是典型的誤讀。這也說明他對魯迅是缺乏瞭解的。在中國,魯迅可不簡單是副總統先生口中的說書人(storyteller),而是一位享有“民族魂”稱譽的偉大愛國者和思想傢。先生對中國民族性的深刻批判是建立在其“寄意寒星荃不察,我以我血薦軒轅”的深沉愛國情感之上的,歪曲利用魯迅先生的言論來打擊當代中國,彭斯未免不智;對魯迅來說,也不免悲哀。因為他在生前就曾清醒地指出:“文人的遭殃,不在生前的被攻擊和被冷落,一瞑之後,言行兩亡,於是無聊之徒,謬托知己,是非蜂起,既以自衒,又以賣錢,連死屍也成瞭他們的沽名獲利之具,這倒是值得悲哀的。”(《魯迅全集》第六卷,第70頁)

              不僅是對魯迅,對中國文化和中國政府,副總統先生也表現出驚人的無知。在演講中,彭斯罔顧事實,大談美國自清末以來對中國的種種幫助,卻對美國接受庚子賠款、出賣中國釣魚島管理權等歷史諱莫如深;極力渲染中國軍事擴張,卻又對特朗普總統簽署的自羅納德·裡根時代以來最大的國防增幅預算法案贊不絕口,明顯采取雙重標準,前後矛盾。從自身所持的單邊主義和零和思維出發,主觀臆測中國謀求“在地區和全球范圍內重新施加其影響力”,“挑戰美國的地緣政治優勢,試圖改變國際秩序以使之為其所用”,無端編造中國幹預美國中期選舉的謊言,充分表明彭斯先生及其同僚對中國文化歷來秉持的“己所不欲勿施於人”“修文德以來之”以及“上善若水”“協和萬邦”等理念缺乏基本瞭解,對於中國政府倡建“人類命運共同體”等行動缺乏基本信任。彭斯先生在演講中或慷慨激昂高談世界公理,或如怨婦般低徊哀婉訴說美國的失望和無奈……但明顯的邏輯錯誤和訴諸事實產生的矛盾是靠任何華麗的辭藻、精巧的表演都掩蓋不住的,不知不覺就在其“麒麟皮下露出來馬腳”(參見《魯迅全集》第三卷,第260頁)。讀瞭彭斯的演講,耳邊不禁響起魯迅曾經發出的詰問:“又是演講錄,又是演講錄。但可惜都沒有講明他何以和先前大兩樣瞭;也沒有講明他演講時,自己是否真相信自己的話。”(《魯迅全集》第三卷,第554頁)

              副總統先生在演講中之所以不自覺露出馬腳,與他固持的以“上帝選民”自居和“美國至上”的傲慢心態是緊密相關的。在演講中,彭斯多次以恩賜的姿態提到美國倡導“門戶開放”政策,以維護中國的主權;美國傳教士們到中國後不僅傳播瞭信仰,還創辦瞭中國一些最早的、最優秀的大學;中國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,在很大程度上是由美國在中國的投資所推動的;甚至在過去的25年裡“我們重建瞭中國”。當然,這位“上帝選民”沒有忘記給中國人民傳達福音,專門引用中國古代小說《喻世明言》第三十一卷《鬧陰司司馬貌斷獄》中“人見目前,天見久遠”的古語,祈求上蒼能夠看到未來——上帝賜福於中美兩國,用意不可謂不殷勤!不過副總統先生在引用完這句古語後,還應該繼續讀讀緊接著的一段話:“人每不能測天,致汝紛紜議論,皆由淺見薄識之故也。”彭斯不瞭解的是,中國文化中的“天”與他心目中的“上帝”是不同的,天意與民心息息相通。在中國古老的經典《尚書·泰誓》中就提出:“民之所欲,天必從之”“天視自我民視,天聽自我民聽”。在當代中國,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們的奮鬥目標。因此中國政府隻能根據本國國情,順應本國民心,走自己的道路。道理很簡單:“鞋子合不合腳,隻有自己穿瞭才知道”,其他任何外部的壓力幹預都是無用的。至於彭斯先生在演講中以恩賜者的態度對中國提出的一系列希望,恐怕最後都隻能落空瞭。

              彭斯在演講中從多個方面對中國進行瞭無理指責,各種搗鬼手段也會花樣翻新,對此,魯迅先生早在上個世紀30年代就告訴過我們: “搗鬼有術,也有效,然而有限,所以以此成大事者,古來無有。”